我市用价格杠杆撬动农业节水纪实

本报记者王金玲

我市是农业大市,农业用水是全市水资源利用大户,农业节水是治理地下水超采的大头。

然而,在农业生产上,在“多浇水多收粮”的传统观念影响下,大部分农民忽略水的资源属性和商品属性,不了解用水量和作物产量的关系,也没有计算水的产值,造成了水的极大浪费。全市耕地面积976万亩,有效灌溉面积750万亩,农业灌溉总用水量14.95亿立方米,占全市总用水量的70%以上,而灌溉水利用系数却不到0.6,农业节水潜力巨大。

“水来了,田间还是非常粗放的生产方式,就会造成极大的水资源浪费。”市水利局农水处张海说,北方地区节约用水的主要途径是发展节水型现代农业,推广集约化的生产方式。

2014年,我市启动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,通过“引、蓄、节、改”综合施策压采地下水,并把水价改革作为落实压采长效管理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以价格杠杆促进农业节水。

据了解,我市水价改革实行“总量控制、定额管理、计量收费、节水奖补、超用加价、协会运作”模式。市水利部门确定各县(市、区)年度农业用水总量指标,核定其农业灌溉水权总量和亩均水权量,再按照耕地亩数确定每个农户水权额度,并发放水权证。以成安县为例,农民亩均水权额度为149.4吨。

在“成安县农业水权水价管理平台”上,用水统计目录包括镇级统计、村级统计、农户统计,还包括机井统计。鼠标一点,用户姓名、用水量、用电量、机井编号、开泵时间、关泵时间等相关信息一清二楚;全村的用水状况、使用水量、水权水量、在线井数、使用井数等也是一目了然。

“原来每亩地浇一水得用七八十方水,农业水价改革后,有了节水意识,不再大水漫灌,现在只需要四五十方水就够了。用水量不超过定额的话,少用1方水还奖励两毛钱呢!”成安县辛义乡王耳营村一村民兴奋地告诉记者。

村民反映,“节水奖补、超用加价”这个方法很接地气。“现在村里人浇地,都要先算算节水账。”成安县水利局副局长崔新玲说,农业水价改革使

百姓从“要我节水”变为“我要节水”,这种意识的提高是不可估价的。

在今年的春灌中,成安县的节水压采工程发挥了良好效益,实现了管理有序、灌溉有效,不仅节省了农户浇地费用和劳动力消耗,还减少了地下水开采量,起到了节水压采的良好效果。“通过少用有奖、超用加价政策,农民由原来的盲目灌溉转变为科学灌溉,全县每亩地浇一次水平均少用水10-20立方米左右,浇地成本明显下降。”崔新玲介绍。

通过大力推进“节水奖励、超用加价”农业水价改革模式,成安的农业水价改革工作取得显著成效:

农业灌溉条件的改善,促进了农民节水增收,主要表现在:节水工程的实施大幅提高了灌溉利用率,据实际统计调研灌溉利用系数由0.65提高到0.79,浇1亩地由原来的2小时减少到1小时~1.5小时,降低用电量,减少农民浇地成本,同时增加了收入;“超用加价”政策的实施,群众的节水意识明显提高,由大水漫灌变为了科学灌溉;智能井房的安装,方便群众由原来2~3人互相配合浇地,现在1个人就能完成浇地任务。

实行产权改革,群众管理意识增强。通过改革,界定了工程产权权利

人和使用人并明确责任,两年来发放小型水利工程产权证书247本,并签订责任书;同时村级协会的成立,是群众自己管水用水的组织,全县234个行政村,220多个村建立协会,激发了群众自觉参与水利工程管理维护和投入水利建设的积极性。

地下水位止跌回升,其中浅层水最大回升3.5米(平均1米左右),水位年均减少下降率0.5-0.6米,深层水有不同程度回升。

社会效益明显,通过改革促进了土地流转、种植结构调整及大型节水灌溉设施的推广,解决了年轻人外出务工、留守老人灌溉难等一系列社会问题,真正实现了节水效益和社会效益的互利共赢。

农业水价的改革尝试,用价格杠杆实现了对水资源的精准管理。因为用水减少但效益增加,用水成本增加但农民支出总体不增,充分调动了农民参与和支持改革的积极性。

数据显示,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及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实施以来,我市完成地下水超采治理面积673.79余万亩,形成压采能力5.14亿立方米,相当于少采了16个京娘湖水量的地下水,平原区地下水位急剧下降的趋势得到明显缓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