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琳著

汤夫说:“警官同志,你这套吧,忽悠你们当地的律师足够了,法律上规定,只有三种情况,律师见当事人需要你们批准,第一,当事人涉嫌危害国家安全,第二……”

碰到了这么明白的律师,苏岩只好急忙说:“你不用说第二了,你不就想到看守所去见你的当事人嘛,那您去见吧!”

律师走了之后,苏岩先去找了副局长关浩然。

关浩然说:“这么大的案子,苏岩呐,咱们必须要依法办案呐!”

苏岩只好又去找了局长李良。

李良说:“如果我直接干涉不让他们见面,那就等于是公安局在公然违法啊。”

苏岩说:“他们见了面,我就怕……”

李良说:“我也怕,但怕不能解决问题!苏

岩呐,你还是抓紧时间把证据找到吧!”

刘元指使手下杀了聂树远等人,目前只有钱凯、吴立波的口供。这远远不够。口供中,两个人都承认是刘元提供的枪支,现在要尽快找到足够的证据支持才行。

苏岩说:“刘元涉嫌走私、贩买枪支有很多线索,只要再给我两天时间就行!”

这么大的案子,要求两天时间一点不过分。但李良想了想,还是说:

“苏岩呐,要相信大地方来的律师,他们具备良好的职业道德,他们不会乱来的。”

28

律师刘科会见钱凯时,警察夏阳站在门前。

刘科对夏阳说:“警官同志,麻烦你把门关上,好吗?”

夏阳说:“门现在关着呢!”

刘科说:“我的意思是,你出去之后,再帮我把门关上。”

夏阳说:“没必要吧!你让我留下来,我给你倒个水什么的……”

刘科说:“谢谢,我不喝水,请吧!”

夏阳离开审讯室后,刘科问钱凯:

“警察审讯的时候,让你

喝水吗?”

“让啊。”

“让你吃饭吗?”“让啊。”

“让你睡觉吗?”“也让……”

“什么叫也让?如果警察不让你睡觉,这就是变相的刑讯逼供,你可以提出控告。”

29

律师孙晨会见吴立波时说:“吴先生,你向公安机关坦白交代,要建立在真实客观的基础上。你向警方供认说,是你枪杀聂树远等人,是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枪杀了聂树远等人之后,你还向警方供认,这是刘元先生让你干的,是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这里可能是有点出入!”“什么出入?”

“您对警方说,1月9号夜里,刘元先生是在英豪会所301房间,向您下达的命令,是吧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那你再好好想想……”“想什么?”

“张小红女士、郭秋梅女士、陈福利先生、郭鸣武先生,他们都证实,刘元当时并没在301房间……”

吴立波若有所思地注视

着孙晨。

孙晨也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吴立波。

吴立波说:“那一定是我记错了。”

孙晨说:“这么重要的事儿,您为什么能记错?”

吴立波说:“因为我想把责任都推到刘元的身上。”

30

律师会见完钱凯和吴立波之后,钱凯和吴立波就推翻了自己之前的口供。

吴立波说:“刘元没有向我们下达过枪杀聂树远的命令,是我和钱凯自己商量来的。”

钱凯也说:“刘元让我们给聂树远去送钱,我和吴立波看到有这么多的钱,就鬼迷心窍。”

两个人都说:“杀聂树远,我们是为了抢钱,与刘元毫无关系。”

警察分别问他们俩:“既然为了抢钱,那你们把抢到的钱藏在哪儿了?”

吴立波说:“我藏在我姥姥家的猪圈里了。”

钱凯说:“我藏在我三姨家的农场里了。”

警察无奈只好到吴立波姥姥家猪圈里,到钱凯三姨家农场里去搜查,结果分别搜到

了五十万现金。警察怀疑钱是别人在案发后放的,可两处地点都十分偏僻,沿途没有监控。警察没办法证明自己的怀疑。

31

汤夫会见刘元时,刘元是戴着手铐坐在一张铁制椅子里。

汤夫自己点燃了一支香

烟。

刘元不高兴了:“你给我一支呀!”

汤夫像是没听到,继续抽着烟。

刘元产生了不满,阴阳怪气地问汤夫:“你真是个大律师吗?”

汤夫答非所问:“公安局会很快释放你的!”

刘元说:“为什么?”

汤夫说:“因为他们压根儿就不应该抓你!”

刘元说:“你快告诉我,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

汤夫没有直接说,而是开始了“启发”式提问:“你哥是政协委员,对吗?”

(未完待续)

电话:3023359-8026

新华书店提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