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秀石(丛台区)

每当看到完好衣物被弃在垃圾箱内,我便心生反感,不禁嘟囔一句:“暴殄天物!”我反对孩子们过度频繁换装、买包,也不喜欢他们为我多买新衣。在家中无疑我是被视为保守派的。其实“旧的不去新的不来”,消费促进生产的道理我也并非一窍不通,那在情感上又为何与人常有不合?我自问自度,这都与早年不堪回首的几件亲历旧事相关联。

幼年时,我住在黑龙江省密山县(当时属伪满洲国),生活极度困苦。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更加严重,物资十分匮乏,愁吃愁穿,度日如年。每年只配给几尺“更生布”,疙里疙瘩,黑不溜秋,一捅一个窟窿,蔽体遮羞、御寒保暖这种基本要求也难保障。人们的穿着日趋褴褛、滑稽,凡是织品,

不论材质、颜色,都往身上贴,可用的一切布料几乎用尽。那些住在落地棚中的劳工更为可怜,衣难蔽体,常以麻袋围腰,甚至用水泥袋纸遮羞。穿的东西太难找了,以致日本人垮台时,人们在抢小火车站堆存的关东军给养时,竟有人留袋弃面。天上有飞机,地上有泥水,当时情况紧急,只好拣最要紧的来,得到这次机会的人也不多。

抗战胜利后,日伪残余成为政治土匪,百姓缺吃少穿现象无丝毫改观。后来还发生过抢剥死人棉衣的事情,这可是十分犯忌、让人特别硌硬的事,不因寒冷逼迫至极,谁也不会这么做的。

现在说起这些事来,年轻人难以相信,可能被视为“天方夜谭”。可我是过来人,既非听人讲述,亦

非纸上得来,而是实实在在目睹、实观、亲历,因此就如刀削斧斩般深刻。痛定思痛,格外感伤,脑海中印象实难剔除,遇到相关事便自然联想,条件反射般跳出来。我想语重心长地告诉生活在蜜罐里的后生们,尽管过去的苦难你们难以想象,但那的确是铁的事实。今天说起来也许有点煞风景,我也完全相信国家强盛带来的繁荣不会让此类不可思议的事再发生,然而那令人痛楚伤感的亡国奴生活却是一段不可遗忘的历史,旧时的残酷岁月也不应被如今的幸福生活所抹去。

勿忘苦难,抚今思昔,可让你增强爱党爱国之深情,珍惜今天的好日子,从而在精神上强筋健骨,更有信心和干劲奔向未来!请原谅老朽不识时务的啰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