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剑梅(丛台区)

相信上点岁数的人,谁家都有一包碎布头,这些布头,留之无用,弃之可惜。

年轻时收入低,几乎没买过成衣。那个年代人们都是先买块布料,然后找人裁、缝。裁下的边角料日积月累,便有了一大包。平时把它塞在柜子一角,也不轻易动它。前几日整理家务,把它翻了出来,手捋着这些积攒了多年的布头,由每块布头所承载的或温馨或有趣的故事便浮现在脑海。现在物质生活丰富了,所有穿戴都买成品,早已不动针线。扔掉,舍不得,留着,干什么用呢?

忽然想起前段电视上有一档节目,播放的是一位手巧的大妈用旧衣缝制成背包、手提包等用品。我何不如法炮制?

说干就干,我根据布头的形状、大小、花色、质地,设计、裁剪、制作,分别做了墙上的挂袋、椅垫、鞋垫、手提包、零钱包,并把孩子玩过的珠子、花边等点缀其上,有时还在上面用绣花线勾勒一个祥云图案或一束兰草。做针线活儿的过程中,心静如水,任思绪信马由缰,时而回忆以往的趣事,时而回忆起岁月中的坎坷,有时莞尔

一笑,有时蹙眉摇头。不知不觉中一个作品便完成了。望着这些大大小小、形状各异的小物件,心中竟有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成就感。

后来我把它们送给朋友、同学、同事,她们看着这纯手工带着个人独特创意的绝版产品,赞不绝口,我的虚荣心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

沉睡了数十年的废物,经过我的手使它们派上了用场,也不占地方了,心中一阵轻松。正如有句话所说:世界上没有任何废物,只是放错了地方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