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老爸老妈的点滴日常,简单而纯粹的幸福就那么自然而然地开放。不可复制的生命真实,就像跌落在童话世界中的某一个场景,为爱情下着最美的旁注。恩爱或许并没有条件,恩爱就是恩爱行为本身。

红皮鸡蛋

老爸眼睛不大好,其它指标不差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他这辆“老爷车”发动机什么的都好,就是大灯不好。

所以吃水煮鸡蛋,妈妈总是给爸爸剥去鸡蛋皮儿,可他偏要自己来,就免不了吃鸡蛋皮儿。爸调侃说补钙,妈很心酸。于是,妈妈总是挑红皮鸡蛋买。爸爸则每天晚上从北阳台的冰箱里拿了眼药水点上,尝试着摸黑穿过厨房客厅,走回南卧室,怕真失明了连累妈妈。

爱是爱心。

水泥婚

这天,妈妈在闲翻老年杂志,爸爸在鼓捣花盆。

突然妈把书扣到膝盖上,“老先生,结婚50年叫金婚,60年叫钻石婚,那咱俩结婚56年

叫啥婚?”正用白水泥修补花盆的爸抬起头:“水泥婚。”“为啥?”“经岁月的水一搅和,时间越长越结实。”“噢,有道理!”

蠢萌蠢萌的。

织蜘蛛网

爸特喜欢的条纹T恤挂了个小洞,他心疼地拎到妈跟前,“常老师,你帮我织个蜘蛛网吧!”“缝上小窟窿我会,可——”“织个蜘蛛网看不出来坏过。”

下午,爸看到沙发上的T

恤,举起来透着亮一看,小洞仍在,“常老师,那蜘蛛网?”“老先生,我找了仨屋儿的墙角,就见一只小蜘蛛,它说不给人织蜘蛛网。”“好,缝上小窟窿,不织蜘蛛网!”

调皮,我想笑!

吓唬小偷

这天,爸爸下楼锻炼回来,不见老伴,客厅茶几上显眼地放着纸条,大大地写着:老先生,我去地下室拿东西,马上就来!

爸爸等啊,等啊,还去地下室找了,不见人。一直焦急地等了一个多小时,妈妈才掂着鱼进家,爸爸着急地问:“你说马上回来?上哪儿钓鱼去了?”妈妈拍着手笑得合不拢嘴,“哈哈,你上当了,我吓唬小偷呢!院里前几天招贼了。”

聪明如谁?

烙大饼

据说,爸爸妈妈当年恋爱时,俩人第一次下馆子吃的是饺子,爸爸对妈妈说:“我会烙大饼。”妈妈觉得爸这个人厚道靠谱儿,深信不疑。

说话间,半个多世纪呼啸而过,妈和我们兄妹仨从来没吃上老爸烙的饼。有个词儿叫“画饼充饥”,不是褒义词,我借来用用,并无恶意。我不知道爸究竟用什么画了一张怎样的大饼,令老妈充了半辈子的饥。

不扶墙,就服爸。

……

天真,真好!

也许80岁的他们依然年轻,而有人20岁却已老态龙钟。

爱本身就是一块领地,它有自己的绿荫、小道和斗室,甚至有自己的星星月亮和太阳。

郭虹(丛台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