柴子旭

生活虽然是一场无法回头的旅行。但在旅途中,我们会结识许多不同的伙伴。也许他们有的并不能陪你把旅途走完,但它却有可能让你记忆终生。

几年前,家里的大黄狗头天它还流着哈喇子在太阳下朝我摇尾巴,第二天就绝情地走掉。我自私地把它牵扯进我的旅程,它亦自私地将这一切结束掉。

它是很平凡,不是名贵的品种,也没有名字,也没有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感人举动,更没有带来过什么棘手的麻烦。它除了爱咬卷纸,爱去厨房里偷东西吃,偶尔在屋子里撒尿,或在别人午睡时瞎嚎……是的,回忆它的优点,无

非就那几个经典又敷衍的说辞,比如忠诚,热情,顺从,从不挑食什么的;但要我说出它的缺点,却能精细到生活中所有的琐事。但生命的旅程中有一种羁绊叫做家人,哪怕它毛病一大堆,却早已习惯了它的陪伴。

我从不靠闹钟起床,因为大黄狗在天微亮时就会跑进我的卧室“亮嗓”,有时候还会使出杀手锏,无情地将我的被子从床上拖到地上。我从来不怕被人欺负,因为大黄狗总是陪伴在我身边,偶遇“暴徒”,便压低身子,低吠两声,进入警戒状态。其实我知道,它是虚张声势,从来不攻击人。我13岁时,怕黑,每

当父母不在家,我总是把大黄拉到房间,看到它趴在那里舔爪子,我便能安心入睡。

大黄狗走后,我常常想念它。因为它是我爱的“人”,我也是它爱的主人。

与它相处的旅程虽然结束,但我还须前行:嘿,我照顾你的吃喝拉撒,你还害我必须重新适应没有你的生活,你下辈子还我哦!

哦,为了下辈子我们能找到彼此,我想我欠你一个名字,那么从今天起,你就叫二弟吧!

(作者系邯郸市第十三中学七年级22班学生;指导教师:张磊)